服务热线:

135454844441
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联系人:张经理
电 话:010-51658461
手机:135454844441
邮箱:123456@qq.com
地址: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
网址:神话.com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站内资讯 > 正文站内资讯
在线皇冠赌球
来源:网上转载

  纠结矛盾

  我是来诉苦的,也许这种方式会让我像个怨妇,但顾不了那么多了,我不得不说,也不能不说。

  也许,当初跟泽鑫的恋爱就是个错。他不是我理想中的男友,身材瘦小,性格怪异,挣钱不多却大手大脚,贪慕虚荣却品位低下,他不懂我的心思,不会讨我欢心,在我面前总自作主张。我一开始就不喜欢他,但我有个致命弱点——不会拒绝。我无法拒绝泽鑫的追求,无法拒绝父母的催婚,无法拒绝朋友的热心……于是,我委屈别扭地成了泽鑫的女友。

  恋爱的过程充满各种矛盾和纠结,我们是两个来自不同星球的人,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与爱好,这使得每次相处都火星四溅。泽鑫喜欢打的,出门就招手,生怕多走一步会累断脚,我却喜欢步行,万不得已时也只是选择坐公交;泽鑫喜欢抽烟喝酒,我却滴酒不沾,闻到烟味就难受;泽鑫喜欢跟一群莫名其妙的狐朋狗友聚会,我却喜欢简单而温馨的两人世界;泽鑫在理财一事上掌握大量理论,但他每月都是月光,跟我借钱却从来不还……

  说白了,我们压根儿没有共同话题,天晓得这样的两人怎会成了情侣。那时我天天盘算着怎么跟泽鑫分手,脾气坏得要命,动不动就把家里砸得稀巴烂。分手说了很多次,有次也动了真格,我们约定吃完散伙饭就大路朝天各走半边,但几杯酒下肚,两人却哭着抱到一起。

  经历过这场分手闹剧,原想着泽鑫会收敛几分,但事实证明,狗是戒不掉吃屎的。印象最深的有两件事。一次泽鑫跟着货车去外地出差,他告诉我晚上九点之前一定回来。那天下雨,我等他等到凌晨两点,他音讯全无,打电话不接,发短信不回。我哭了一夜,生怕他出了车祸,可第二天他却毫发无伤地进了门,我像疯了一样追着他又打又骂,我恨这个人,他给不了我安全感。

  还有一次,泽鑫的哥哥要投资生意,跟他借钱,他自然没钱,掉转头来找我借。我其实也没钱,那时的工资不过一个月两千多元,要供妹妹读书,还要保证自己的衣食住行。泽鑫跟我商量,希望我能用信用卡透支五千元给他。我气得不行,他哥有房有车,还要找我们这些穷光蛋打秋风,不给,坚决不给。后来我从别人那里知道,泽鑫到底还是给他哥哥凑了两万元,而且我还知道,直到现在,他那个身家百万的哥哥也没把那两万元还给他。

  勉为其难

  恋爱第三年,也就是2009年,我和泽鑫领了结婚证。我不开心,非常不开心,天天都做梦,梦见手里的结婚证变成离婚证,是啊,两个人生价值观完全不同的人怎能在一起?虽然领了证,但我一再寻找借口推迟婚期,甚至闹着解除婚约,泽鑫就说我是结婚焦虑症,劝我别任性……

  婚最终还是结了,无比简单的婚礼,只请家里的几个亲戚吃了顿饭,没有双方父母的见证,没有婚纱,没有戒指,没有庆典,什么都没有。公公说结婚摆酒是个赔钱买卖,不划算。当晚的婚房就是泽鑫家二楼的小房间,床单被罩都是旧的,一旁的藤椅上蒙着厚厚的灰尘。

  后来我们又在郑州摆了酒席宴请同事朋友,一千元一桌,是我掏的钱,礼金收了两万多元,却全部存到泽鑫的银行卡上。一周后,我打算带着泽鑫回娘家,让他取出五千元作为备用,泽鑫却告诉我钱已经没了,全花完了。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两万元啊,一个星期的时间就花得干干净净,怎么可能?泽鑫的月收入是四千元,租的房子每月五百元,他从不给我买礼物,从不带我旅游,从不陪我看电影,连婚宴摆酒的钱都是我出的,他是怎样在短短一周的时间里花完两万元?我不明白,我哭着给公婆打电话:这日子怎么过啊?

  婚后不久,泽鑫从公司里离职,跟几个朋友做生意,起初一直不见成效。那时我的月工资将近七千元,做了部门经理,很多人都夸,说这个女人能挣钱,但没人知道,我每月收入的大部分都要拿去接济丈夫。直到年底,泽鑫的生意才有了起色,赚了二十多万元,他兴高采烈地往我的银行卡上转账一万元,兴奋地说:“老婆,我有钱了,你不是想买车吗,这就给你买。”车终究还是没买成,因为泽鑫再也没接到订单。他从此过上了闲散日子,每天吃饭、钓鱼、打牌,半夜时分才回家。我工作忙,希望泽鑫能在家务上多分担些,但泽鑫拒绝,为此我们吵架不断,他甚至动手打我。

  我负气离家出走,那时我有一个网友,此人幽默风趣,很懂得逗我开心,他知道我已经结婚的事实,仍对我情有独钟。之前我们一直在网上联系,从未见过面,趁着离家出走的机会,我和这个网友见了一面。他很喜欢我,希望我离婚,然后嫁给他。我承认我动了心,但最终还是拒绝了他。

  一笔烂账

  结婚两周年纪念日那天刚好是泽鑫的生日(他过农历生日,每年的阳历时间都不相同),我计划着好好庆祝一下,不过我没给泽鑫提醒,希望他能主动记起,主动回家。事实证明了我的天真,泽鑫跟一帮狐朋狗友跑到几十公里外的另一座城市,在KTV里花天酒地,等我找到他时,他已经醉得说不出话来。我气得发疯,当即回家找到一个交友网站,拼命地寻找那些专门猎艳的色狼。我知道我在犯错,但没人能拯救我。当然,最终我也没找到任何人,骨子里我还是个好女人,有性无爱的事情不会做。

  2011年年底,我知道泽鑫赚的那20万元已被他挥霍一空,我跟他谈心,我说你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,不能再这样玩下去,你得考虑未来的日子怎么办,我们还没有房子、没有车子、没有孩子、没有存款、没有保险,这样的生活不叫生活。

  在我的唠叨声和催促声中,泽鑫终于去找工作了,但找工作是个技术活,也是个体力活,几个月下来始终无果。我知道,这个时候不能抱怨他,只能鼓励他,我尽可能地给他最大支持。终于有家公司肯要他,月薪五千元。我很高兴,如果合理安排的话,泽鑫每月应能结余两千元,一年下来也两万多元呢。因为那个公司在郊县,泽鑫需要租房,我给了他一张银行卡,里面有六千元,让他付房租、买日用品。半个月后,泽鑫说钱不够花,我又给他存了五千元,可十天后泽鑫再次跟我要钱,说是要接个私活儿,下月回款就还给我。我又给他存了五千元,好不容易等他发了工资,却一分钱也没给我,仍说没钱……

  再也经受不了这一次又一次的失望,我不管不顾地跟泽鑫大闹一场,提出离婚,闹完后我收拾东西搬进公司宿舍。离家的这几天,我等着泽鑫的电话,等着他来公司找我,但都没有,他像人间蒸发了一样,影踪全无。趁着白天,我偷偷回家一次,却发现了留在茶几上的一封信。泽鑫在信里说,他同意离婚,抱歉这么多年来带给我的伤害,希望我能找到更好的归宿。我知道他在说违心话,他的本意应是这样:我这么好的男人你都不要,注定将来孤苦一辈子。

  我捧着这封信大哭一场,有些心酸,也有几分不舍,但我知道,长痛不如短痛,不能再因为一点点感动就改变主意。我不爱泽鑫,他给不了我安全感,给不了我心灵的安慰。跟他在一起的这几年,简直就是我的精神牢狱。

  挥之不去

  泽鑫还在信中嘱咐我,离婚的事情暂时不要告诉家人。我同意,这个消息不会让所有关心我的人知情,对于他们,我一向的习惯是报喜不报忧,从不让他们为我操心。

  这段时间,我每天照常上班,晚上回来就泡在各大婚恋网站和交友论坛里,甚至还在婚姻介绍所留了名。我不怕一个人的日子,其实之前我也多是独自居住,但现在的感觉不同,我需要用这种漫天撒网、大海捞针的方式来寻找自己的下一站幸福。也许会有人骂我不理智,但我厌倦了一个人的孤单,我想要快乐,想要幸福,想要尽快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。

  现在的情况是,我将绝大多数的空闲时间都放在虚无缥缈的网络上,幻想着我的白马王子翩翩而至。每每熬到夜半,连网络上都人迹稀少时,我独自躺在床上为自己勾勒一幅美好画面:我和一个面目模糊的男人一边吃饭一边讨论工作生活的点点滴滴,然后两人携手在环境雅致的小区花园里散步,或者相互依偎着看电影……我知道那是梦,但我真心希望有这么一个人来关心我、爱护我,让我体会到真正的爱情,给我真正的家。

  泽鑫给不了我这些,我曾一再反思,难道真的是自己要求太高?太不现实?不是,绝不是这样,根本原因是我们的不合拍,磨合了整整六年,我和他在心灵上的距离,居然一直是陌生人的状态。所以,现在泽鑫走了,我没有一丝惋惜。

  昨天,在公司里劳累了一天的我疲惫不堪地回到家中,饿着肚子继续上网,明知不会有任何结果,仍是抱着电脑不肯撒手,直到累得睁不开眼。胡乱躺到床上,甚至懒得擦把脸,我以为自己会在一分钟内入睡,然而辗转了一个小时后,大脑仍保持高度清醒。我不得不爬起来,再次对着电脑,泪水却在那一刻不受控制地奔涌而下,心里是说不尽的委屈和悲凉。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,也不知该如何才能改变现状,倘若这样的生活继续下去,我想我真的会在某日突然崩溃,谁能帮帮我,将我从这困境中脱身,我需要的是光明,是爱,是温暖,可它们究竟在哪里?

收缩

扫一扫,关注我们